第三百一十五章 飞升

绝世小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光阴如梭,眨眼又是百年,在这百年时间里,萧瑶一直不曾感受到天命,而属于她的天劫迟迟不来,在日积月累的等待中,心中难免生出些许焦虑。

    自然,还有比她更着急的,便是剑齿豹,它基本上每隔个几日便会询问萧瑶:“可有感受到天兆?”又或者怒骂:“靠!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加上两人已是化神境界,这碎星谷里虽是仙人领地,可豢养的妖兽均不过化形期,如此一来,豹子四处滋事泻火,多片大陆都被牵连,弄得鸡飞狗跳,各种妖兽是苦不堪言。

    “再这样苦等下去亦不是个办法。”终于百年沉寂之后,萧瑶开口了,“不如我们去找那扶摇老道问问,他贵为真仙,见多识广,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于是两人再度去到地宫遗迹第三层,二话不说便潜入海底直接将冉遗鱼给揪了出来。

    话说那冉遗鱼也是个运气不济的,万余年前水晶宫在仙人斗中摧毁,如今方才重新建好,屁股在宝殿上还没坐热,便看到萧瑶这个煞星从天而降,跟前虾妖吓得立马把脑袋给钻到了座塌之下。而冉遗鱼对这百年外边之事也略有耳闻,因其不知豹子行事独立,只当是萧瑶灵兽,便认定一切皆她所为,当下心中虚得很,一掀桌子,正欲甩尾欲跑。但没想对方速度更快,眨眼便已堵住它逃路,将它鱼尾一提一拉,待回过神时身躯已是出了海面。

    “姑奶奶哟。”冉遗鱼见状都快哭了,学虾妖一般叫着,“这些年来我可一次没招惹您啊!”

    萧瑶自是知晓谷中妖兽一直对自己忌讳莫深,遂笑笑道:“与你无关,我找扶摇。”

    话音方落,便见扶摇的分神从冉遗鱼身上飞出,口气十分不情愿道:“小友找我何事?若是关于宝藏,恕我再无话奉告。”

    萧瑶微眯起眼,暗道:这老混蛋恐怕还不曾知晓那堆垃圾已被自己找到,亏他说起宝藏来脸不红心不跳,一派道貌岸然,也不知在心里偷乐了多少次。

    当然她是不会将已经取宝一事告诉这老滑头,只压下上前灭他分神的冲动,道:“与宝藏无关,今日是有别的事请教道友。”

    “何事?”

    “我已修至化神,但却无法感知到天命,天劫亦迟迟不来。”

    “你修到化神境界了?!”扶摇先是一愣,然后便绕着萧瑶转了一圈,上下打量,并不时发出“啧啧”声,也不知是感慨还是嫌弃,“没想到小友还挺有能耐,能够在这荒地里弄到元气修炼,去过荒地边界的元谷了?还真是个不要命的。”

    他的话萧瑶虽然听不太明白,但也知道他是误会了,遂将错就错道:“有些事大家只需心照不宣,我看扶摇道友学问渊博,遂想请教道友是否知晓无天劫感应的缘由。”

    扶摇看了看她,又想了想,随后才道:“按道理此乃天地规则,不可违逆,一般不会出现这等异常。若硬要找缘由,可能与这荒地所在的幽空有关。幽空虽不属于三界之外,但也不隶属于任何一界,更不似虚空能够紧系三界,乃是隔绝天地的一种独特存在空间,故而在幽空之内极有可能会感应不到天劫以及招来引渡之光。”

    “什么幽空,虚空我却是听不懂。”萧瑶半真半假道,“那是否可以认为我必须出了这荒地,才能感受到天命?”

    光团闪了闪,“也可以这样理解,小友放心吧,离再次接通凡人界时间只剩下万余年,而修至化神元寿便能增至十五万年,很快便能出去了,届时你再到外边试试。”

    萧瑶琢磨了一会,觉得似有几分道理,便稍稍放下心来。与此同时她亦注意到其所言另一信息,不由追问:“若我没听错,扶摇道友话中意思是这化神境界元寿只增加七万年,竟比元婴境期近八万年还少?”

    “嘿嘿,你确实没有听错,就是十五万年,不多不少。”光团笑得隐晦,“至于具体是何缘由,待你渡过天劫,飞升仙灵界便知。”

    别过扶摇后,萧瑶在碎星谷内随意找了一处将豹子拎出,问道:“你以前在真仙界可曾听过幽空这等存在?”

    豹子眼皮翻翻,“没听过,真仙界之大非你所能想象,各种奇人奇物奇事层出不穷,老子怎么可能什么都知晓。”

    萧瑶想想也是,若是它真的知晓也不会在得知自己无法感受天命时急躁得四处发泄了。

    “那你可知为何化神期比元婴期元寿要短?”

    “这是你们人修的事,老子更不可能知道了,你方才不是已经问清楚那老头了么?怎么还来烦恼老子?!”

    萧瑶抬手就对它脑门弹了一下,“久不收拾你,皮痒了?”

    豹子怒目而视,本想冲她脸上一挠,还未出爪便像想到什么重要之事,忽然十分严肃道:“对了,因为你在老子预料之外突破,有关化神之后的功法还尚未完成,加上滋事关系重大,老子准备等你渡劫飞升之后,参考一下仙灵界后续功法再做决定,所以你暂时无法进行修炼了。”

    等到飞升上界,怎么算也得一万五千年之后!想到这么长时间无法修炼,萧瑶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只是考虑到关于修行一事豹子素来比她更急,眼下它会这么决定,定有其的理由。便只得无奈道:“好吧,我先修道心,用这万余年来巩固修为。”

    而且经它这么一提,萧瑶发现不止没有功法,她手头上的几本法术口诀除了本就概念模糊的《雷形咒》,其他也止于元婴阶段,一切都得到仙灵界后再寻新去找新口诀。于是在碎星谷余下的年岁里,她刻苦专研《雷形咒》,并每日坚持打坐稳固修为、道心。不过也许是遇到了瓶颈期,她专研《雷形咒》的成效并不大,所幸环境安逸清幽,修为与道心倒是巩固不少。

    一直到第三万年,碎星谷内忽然传来阵阵震动,通向凡人界的联系终于再度打开!

    与三万年前一样,这时的碎星谷之外,黄土坡上,集结了泰极界一批寻宝历练者,人数比之上一次有增无减。看得出历经这些年岁,泰极修仙界内又冒出不少新生力量,几乎都是新脸孔,自然也不乏上一次曾进入过碎星谷的修士,褚乾与秋芙便属此列。

    经过几万年修行,两人修为皆已到达元婴大圆满境界,并冲击过一两次假化神境界,只是仙道困难,机缘不够还未能突破。

    望着大多数陌生的脸孔,秋芙一时感慨,“不过三万年,这里大部分人我都不识,修仙界更新换代确实是快,看来我等已经老了。”

    褚乾摇头笑道:“秋芙道友大可不必感慨,修仙界只以实力论英雄,不分年岁。虽有许多新秀崛起,但之后还有许多磨难考验在等着他们,他们尚少经历过高阶修士的生死斗阵,而你我经历过仍旧能够站在此地,该比他们更值得自傲。”

    “褚乾道友说得对!”

    就在两人谈到兴头上时,有一容貌俊朗的年轻男修忽然从天而降,落在两人身旁并招呼道,“秋芙道友,褚乾道友。”

    两人对他微微一笑,亦回礼道:“福禄道友。”

    看着两人,福禄淡笑:“话说三万年前我等七人一同入谷,如今故地重游,却唯有你我三人,真是造化弄人啊。”

    “的确。”褚乾接话道:“其中张道友在两万年前便已飞升,而时薇道友如今正在泰虚闭关,而慕容仪……”说到这,他睨了眼秋芙。只见秋芙一脸无所谓笑道:“道友无需忌讳我,就算他曾经是我未婚夫婿,品性却真是不怎么样,陨落在碎星谷里也怪不得谁。其实最可惜的还是重柔道友,她……”

    见另外两人亦面露惋惜,褚乾更是面色有些沉重,秋芙便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静默之中,数百道通往碎星谷的入口开启,与第一次所见无异,只是这次众修还来不及进入,便听得有人惊呼道:“快看!从碎星谷内飞出了一人!”

    于是众修纷纷抬首,这一看,先是震惊不已,但随后而来的景象却险些让人吓破了胆!

    原来就在那人出碎星谷一霎,大地忽然剧烈震动,天空中聚集了一大片一片紫云以及乌云,大有继续扩散湮灭整片天空之势。在下一息,空中腥风四起,雷鸣阵阵,更有火光在云层之后隐动。

    “天……天劫?!”亦在此时,有人认出天象,不由惊恐大喊:“是天劫之象!那是位假化神期前辈!要在此处渡劫!”

    哗的一声!众修沸腾了起来,所有人哪里还顾得了宝藏,一旦天劫落下可是不分敌我,方圆百里都得遭殃,一时纷纷四散逃命去。

    褚乾在遁走之时,下意识扭头看了眼那位要在此渡劫的前辈,谁知一眼便让他定在当场,狂风之中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重柔道友?!”

    他身旁的秋芙与福禄亦都停下,不可思议望着那在空中苦着张脸的女子,福禄更是眼睛快要瞪出,手指微颤的指着那女子,发音艰难道:“不……是,不是……假化神,这威压是化神期修士!!!”

    “什么!化神期修士?!”

    “不对啊!这其中混杂的紫红色劫云分明就是妖修化形之劫!”

    “可黑色云劫又确实乃修士飞升之劫,绝不会有错!”

    这下众修更乱了,既想逃命又想一睹化神期修士的威严和奇怪天象,于是空中推推搡搡,法宝你撞我我撞你的,成了一团。

    萧瑶站在上空是有苦说不出,她怎么都没想到这天劫会来得如此之快,就在她脚踏出碎星谷那一刹便尾随而至,看来是憋了万余年有些等不及了。

    就在其准备应劫之时,终于感受到了姗姗来迟的天命,然后露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豹子,接引之光就要来了。”

    “什么?!”豹子再也顾不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从丹田里跳出,“又渡劫又飞升?!这要怎么弄?!”

    萧瑶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她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做,在完成之前还不能被引渡。

    想着她幻化出雷翼,迅速逃离方从天空降下的接引之光。并在经过褚乾上放同时对他喊道:“褚乾道友,那房玄书器铺便拜托你了!有缘再见!”

    褚乾还来不及回答,便见那凡人界修士一生梦寐的接引之光死死追踪着她匆匆离开的身影,上方大片天劫亦跟着迅速移动扩散。

    直到几万年后,这一幕仍旧被修士们所津津乐道,而萧瑶也成为泰极界凡人界内被人传颂最久最神秘莫测的一名修士,被记录在泰极界仙史首页。

    “你要去哪?”望着后方紧追不舍的接引之光和天劫,豹子一脸不解问道。

    “阿寻。”她只吐出两个字,更加大灵力输出,灵力之浓郁隐隐有些质变的趋势,使得一路经过空间微微扭曲。不过几个呼吸功夫,她来到竹屋所在山坳,猛的催使灵力将整座山坳连同竹屋一并拔起收入储物手镯之内。

    豹子看得目瞪口呆,当她做完这一切,接引之光瞬间笼罩住其身躯,电闪雷鸣之中,萧瑶不断缓缓升空,眼看天劫欲要落下之时,便由着接引之光进入到了虚空。

    然而,离开泰极界,并不意味天劫散去,所有的天劫之云再次在虚空中集结,牢牢笼罩在萧瑶顶上,就在她经由接引之光穿过虚空边缘之时,接引之光外空间忽然不断扭曲,磅礴压力朝着光柱内的萧瑶重重挤压!

    “是虚空风暴!”豹子嘶吼着。

    萧瑶虽然不知这又是个什么玩意,但看豹子一脸绝望的表情,便知肯定不啥好事。

    “快把所有仙器拿出抵……!”

    豹子的话还来不及说完,一人一兽便见上方一道紫雷劈下,天劫与虚空风暴同时降临,接引之光摇摇欲裂,虚空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与混乱之中。

    end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