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7霸道族长(计谋)

睡疯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水莹嫌弃的轻啧一声,冷笑道:“我是疯了吗?跟族长说出真相?真相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又能怎么样?苏慕,你应该学乖一点,赶紧滚!”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对我?”苏慕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因为我讨厌你,就喜欢看到你这幅狼狈的模样。”

    水莹心里痛快极了,苏慕明明有残疾,身份那么低贱,为什么还能笑的如此开心?水莹每次看到苏慕笑,内心深处就止不住的恶意泛滥,想要抓破苏慕那张笑容灿烂的脸。

    还是现在这幅可怜兮兮,肮脏的样子适合苏慕这种贱人。

    “你是故意的?”

    水莹不耐烦道:“我就是故意的,故意挑拨你爹,你爹死了也是活该!”

    “哦?我倒是不知道莹莹还有这副面孔。”楚天飞缓步走过来,挑眉道。

    水莹顿时脸色煞白,她大惊失色道:“天??天飞哥,你怎么回来了?你??你听我解释,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水莹恼怒的瞪向苏慕,这个贱人果然好贱!

    苏慕不知所措的转身,看到楚天飞,十分惊喜道:“族长!真是苍天有眼!族长,您都听到了,可要为我爹娘做主!”

    苏慕的情绪表达的十分到位,就像初次见到楚天飞一样,好像不久前的拜托不存在一样。

    苏慕这也是为自己以后的生活铺路,楚天飞不可能杀了水莹,水家也不可能立马倒台,只有营造出一种碰巧的假象,才能让她之后的日子好过一点,今天只是让水莹尝尝被教训的滋味,以后她会继续给水莹挖坑,直到对方爬不出来。

    “你放心,该怎么办我也不会徇私。”楚天飞一脸公正的严肃道。

    苏慕冷眼看着,从内心深处觉得,楚天飞真tm恶心!

    楚天飞动作迅速,立马召开了会议,说要秉公办理苏慕父亲误杀的事情,水莹的父亲在场,被水莹毁容的姑娘一家人也在场,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到齐后,会议开始。

    经过激烈的辩论,楚天飞以时间太晚为由,暂时把水莹关押起来,明天再审。

    苏慕也不意外,她勾唇一笑,明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在众人都已经沉睡的夜晚,苏慕溜到地牢,说是地牢,实际上只是石洞罢了,她点燃手中的熏香,扔进石洞,过一会儿后,透过木门的缝隙,扔进去一只肥硕的兔子,公的。

    苏慕拍拍手,一摇一摆的回去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整个族里都炸锅了,都在传水莹饥不择食的与一只公兔交配了,等苏慕睡到日晒三杆,起来的时候,族里传的变成了族长和水莹解除婚约了。

    苏慕淡定的起来刷牙洗脸,耳边听着尤涯的念叨,她抬眼道:“你为什么还在?”

    尤涯就喜欢看苏慕这幅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他笑道:“我来吃你做的饭。”

    苏慕扯了扯嘴角,沉默的从土堆里扒出来两个红薯,然后到院子里点燃一堆柴火,把红薯扔进去。

    红薯是她昨天夜里回来路上,随手捡的,这个世界的兽人大多吃肉,很少吃素,就算吃素也是吃水果,也不知道是不是红薯太久没人摘,这里的红薯都特别大。

    她又回房洗了一个苹果,倒了一杯水,坐在凳子上,开始啃。

    一直跟前跟后的尤涯傻眼了,他沉默的看着苏慕咔嚓咔嚓的吃着苹果,他突然发现,自从见到苏慕,自己无语的次数越来越多。

    “你早上就吃这个?”

    苏慕喝了一口水,道:“还有红薯。”

    “红薯?”尤涯满眼问号,他想起来被苏慕丢进火堆里的脏兮兮的东西,再次陷入了沉默。

    等苏慕啃完了苹果,尤涯才缓过神,他问道:“你是不是不会做饭?”

    苏慕反问:“我有说过自己会做吗?”

    她拿了一个石板,原始时代真难过,连盘子都没有,抬脚走向院子,拿木棍扒拉出一个红薯,轻轻戳了戳,熟的倒是挺快。

    苏慕把一根棍子掰成两节,动作轻巧的夹起红薯,放在石板上,端回了房间,她洗了一双干净的筷子,剥开红薯皮后,用筷子夹里面的红芯吃。

    尤涯捂着自己的肚子,看苏慕吃的香甜,鼻尖嗅着芬芳的气息,他更饿了,他直接上手去抓红薯,下一刻就嗷嗷叫着松了手。

    不等尤涯抱怨,就见苏慕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自己。

    尤涯:“??”

    苏慕:“想吃也行,你等下帮我抓一只豪猪回来。”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没吃的。”尤涯趁机表白道。

    苏慕淡淡道:“我喜欢等价交换。”

    尤涯:“??你这红薯是不是太贵了?”

    “你可以不吃。”

    尤涯不说话了,苏慕又拿了一双筷子,递给尤涯,她知道这些野蛮人吃饭用手抓,就算卫生点的也是用木棍,她让尤涯看着自己的手,学习怎么用筷子。

    可惜尤涯战斗力是挺强,这方面却笨的厉害,苏慕只好抓着尤涯的手,手把手教对方。

    尤涯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慕,他望着苏慕忽闪忽闪的眼睛,闻着苏慕的体香,心脏突然跳的特别厉害,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吻向苏慕的嘴唇。

    苏慕被尤涯压制着,被动的承受着尤涯突如其来的吻,她觉得计划得加快。

    尤涯忘情的深吻着苏慕,品尝着苏慕口中的每个角落,由于苏慕在吃红薯,尤涯只觉得今天的苏慕格外香甜。

    半响后,尤涯放开苏慕,他用筷子吃着红薯,吃到中途,突然停止动作,惊奇的看着红薯,他猛亲了苏慕的脸颊一口,说:“宝贝,你真是我的福星!”

    尤涯拿起另一个完整的红薯,动作飞快的走了,等到中午的时候,苏慕的门口多了两个人和一头豪猪的尸首。

    两人说是尤涯派来照顾苏慕生活的,一男一女,苏慕落得轻松,至少不用每天专研怎么做饭了。

    第二天,族里就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尤涯少爷发现了几种可以食用的新食材,虽然没有肉好吃,但是至少今年的冬天不会那么难过。

    苏慕也料到了今天的结果,尤涯是个聪明人,从红薯联想到其它东西也能吃,很正常,至于发现新食材的人里没有她,也挺正常的,毕竟尤涯家那么有势力,肯定是有一个野心勃勃的爹。

    这并不影响什么,苏慕的目的是让尤涯和楚天飞两败俱伤,最好尤涯能死翘翘,毕竟死个配角也没什么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苏慕根据系统给的资料,开始烧制碗碟,这对于整个兽族来说,是重大性的转折点,尤涯看过之后,只懂皮毛,也没办法吃独食,只能说是苏慕和他一起发现的。

    这话骗骗普通兽人也就罢了,可骗不到楚天飞,他在苏慕独自出行的时候,拦住了对方,说要和苏慕谈谈。

    苏慕态度冷淡:“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楚天飞笑的温柔,也不介意苏慕的冷言冷语,他说:“你的功劳都被尤涯抢走了,恐怕之前的那些新食材也是你发现的,难道你就甘心这么被尤涯欺辱?”

    苏慕:“管你什么事?我??”怎么回事?怎么有种怪异的感觉?

    系统似乎也挺无语:

    苏慕:“??”

    ※※※※※※

    碎碎念:

    土下座!我错了!我不能守约了!

    我野心勃勃,想要参加大赛,所以会新开一坑,由于时间限制,新坑更新得有保障,所以这边就顾不上了,只能保证日更或隔日更,咳,当然,有时候也会断更上一段时间。

    土下座任骂任打任亲,不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