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6霸道族长(演戏)

睡疯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谈什么?”苏慕警惕的看着尤涯。

    “放松,”尤涯语气轻柔道,“我会对你负责,娶你。”

    苏慕望着尤涯的眼神犹如看着一个神经病,她说:“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

    “??我没病,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尤涯似乎很笃定苏慕会答应,“你现在一无所有,就算身手不错,但是你的身体强度跟不上你的身手。”说到这,尤涯看了一眼苏慕红肿的手腕。

    苏慕倒是不意外自己的家底被查个干净,她思索了一下,道:“考虑是需要时间的,你等我处理完家事,就给你回复。”

    苏慕在心底冷笑连连,强暴了自己还想娶她?尤涯的心还真是够大的,不怕她婚后弄死他,不过考虑到原主之后的处境,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拖延,毕竟在她看来,尤涯对自己只是图个新鲜,兴趣不会长久。

    要是搁之前,尤涯还真信了苏慕的话,可刚见识了苏慕的身手,他不认为苏慕是这种好说话的人,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

    接下来,苏慕告知了尤涯肝脏的处理方法,嗯,是系统福利,两人饱餐一顿后,苏慕跟尤涯告别,尤涯十分理所当然的要跟着苏慕,苏慕乐观的想着,她不用去找老前辈了。

    有了尤涯这位大少爷,苏慕跟着沾光不用走路,两人坐在一只兽化的巨鹰上,飞向女主水莹的家,时间赶得凑巧,天色暗了下来,方便苏慕的计划。

    苏慕让尤涯和他的属下藏在暗处,不要出声,自己在地上滚了一圈,又把衣服撕破了,在尤涯两人复杂的目光下,走向女主的房子,她没有靠的太近,蹲在一颗树后面,等着男主出来。

    根据剧情,男主楚天飞平时晚饭会到水莹家吃,方便两人联络感情,男主能顺利坐上族长的位置,女主水莹的爸爸没少出力,他晚上在这吃饭,也有笼络女主爸的意思。

    苏慕没等一会儿,楚天飞果然出来了,在水莹依恋的眼神中,他摸了摸水莹的脑袋,转身离开。

    楚天飞的兽态是一头狮子,兽人的长相倒是挺符合兽态的,男人味十足,相貌极为阳刚帅气,再加上高大威猛的身材,就像是一个行走的人形荷尔蒙。

    苏慕悄悄的尾随在楚天飞身后,她也没有刻意隐蔽,她还等着楚天飞发现呢,跟了一段路后,路过一个转角时,苏慕就发现自己跟丢了,她愣了一下,接着她人就被迅速拖进一个小树林里。

    说实话,苏慕现在对小树林有些阴影,现在望着楚天飞惊愕的眼神倒不是作假,男主率先质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苏慕先是挣开楚天飞的钳制,退后了一步才说道:“我是苏慕,你杀了我父亲。”

    苏慕脸上布满了灰尘,衣裳褴褛,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显然很害怕楚天飞,但是她望着楚天飞的眼睛很亮,猫眼里充满了坚定。

    苏慕把一个就算害怕,也要为家人讨回公道的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

    至少楚天飞也有些动容了,他问道:“所以?”

    “多余的解释你也不会相信,我只希望占用你一点时间,来赌一把,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

    苏慕说到这,哽咽了一下,下一秒她就镇定道,“你杀了我父亲,我母亲跟着走了,不管你作为族长还是一个杀人凶手,都不应该逃避真相。”

    “这是你身为一个兽人,最起码的自尊自重。”

    楚天飞沉默着,没说话。

    苏慕仰着小脑袋,外强中干的说:“怎么?你怕了?”

    楚天飞不禁被苏慕逗笑了,他和水莹相处了那么多年,多少知道一些水莹的本性,苏慕父亲的死的确有猫腻,不过是他故意忽略了而已。

    最近到了族里一年一度的总结大会,主要是对于族长的功过进行讨论,族长每过五年会重新选拔一次,每年的总结大会都关系着他能不能继续坐稳族长这个位置。

    他需要水莹父亲家族的支持,这才为了讨水家这对父女开心,毫不犹豫的杀了苏慕父亲,只是他好像太过纵容水莹,导致她嫉妒心作祟,只要接近他的女人,她都不管不顾的下手。

    今天就是对一位跟他说了几句话的女人动手,划破了对方的脸,这倒是没什么,但是对方的父亲是最近新起的势力,在总结大会上有发言权,楚天飞是真动怒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他除了不轻不重的责怪水莹几句,并不能做什么。

    不然对水莹发脾气的话,只会导致她在她父亲耳旁嚼舌根,得不偿失。

    苏慕的出现倒是解了楚天飞这个难题,如果苏慕能“揭露”出真相,不仅可以挫挫水莹的锐气,还能帮那个毁容的女人出出气。

    到时候水莹责怪他,他也可以把事情全部推到苏慕身上,这可是苏慕查出来的真相,他作为族长,只是秉公办事而已。

    这么一寻思,再加上楚天飞看苏慕挺顺眼,他就同意了苏慕的话,他才刚点头,苏慕就兴奋的动了动耳朵,身后的尾巴也在扫来扫去,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比天上的星星还漂亮。

    楚天飞压下想摸摸苏慕耳朵的想法,明明他很讨厌女人这种生物,每次摸水莹的脑袋,他都要在心底无数次说服自己,才能伸出手,可对苏慕怎么就主动起了亲昵的心思?

    如果楚天飞知道现代语的话,他就知道自己是被苏慕萌炸了。

    苏慕带着楚天飞往回走,让他待在离尤涯两人不远的地方,交代了一番话后,然后走向水莹家门口,她抬手敲了敲门,门很快就被打开,水莹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

    “天飞哥,你??”她话说了一半就止住了,见门外不是自己以为的楚天飞,而是她万分厌恶的苏慕,整个人迅速从甜美模式切换到刻薄模式。

    “你来做什么?”水莹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慕,立马捏着鼻子退后几步,“脏死了,要饭来的?没有!快滚!别等我叫人!”

    “莹莹,爹死了,娘跟着去了,我听隔壁大叔说,是族长杀的,说是因为你在我们那里受了委屈,可明明不是这样的,是你和你爹先骂我爹,然后你又骂我。”

    “我爹爹才动手的,你受伤也是误伤,莹莹,族里的人都开始嫌弃我,我快要死了,你救救我好不好?你去跟族长说出真相好不好?”

    苏慕说话时,眼睛里不停的流着泪,泪水滑过脸颊,带着尘土一起落在地上,她的脸顿时像花猫一样,一塌糊涂,狼狈极了。

    ※※※※※※

    碎碎念:

    奥斯卡欠女主一座小金人呐(ˊ???????????ˋ)?

    之后五天的补更是这样的:一更一千字+一更两千字或者一更三千字

    嗯,反正每天三千

    我要被你萌榨干了,躺尸中??